第1章 穿越者的穿越(1 / 2)

三伏盛夏,骤雨初停。

黑夜中一缕微风拂过,竟在闷热潮湿的空气中留下一丝寒意。

几片刚被雨水打落的树叶被微风卷起,树叶在空中飘飘荡荡,不经意的朝着一间简陋的木屋吹去。

下一刻,树叶落在木屋的门板上,竟如刀片一般插入木板。

房门应声而开,也不知是被这些树叶撞开,还是那缕微风吹开的?

“我很好奇,要请你这样一位高手来杀人,需要支付多少钱财呢?”就在房门打开时,从木屋里传出一个年轻人略带疑惑的声音。

屋内话音未落,屋外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便已出现。

这黑袍人无比诡异,宽大的黑袍在黑夜中晃动,却看不到手脚还有脸庞。

似乎黑袍也有些意外,自己要猎杀的目标竟然早已知道自己到来,而且还如此冷静的等着自己。

“难道目标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?”黑袍下意识的想到。

不过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个猜测,因为他能很清楚的察觉到,木屋中的目标人物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。

而且那木屋中也没有什么陷阱或者武器,只是有别与寻常的屋舍,这间木屋中摆放最多的竟然是计时的器物。

有可以显示一天时间的大型漏壶,还有正好计时为一个时辰的沙漏,甚至还有一个香炉,上面才点了一根细香,那是一根正好能燃烧一刻钟的香。

而无论是计时的香,还是沙漏和漏壶,都是刚刚开始计时。

黑袍明显迟疑了一下,而后从袍子里传出一个阴森的声音:“我也很奇怪,怎么会有人出价黄金一千两,来杀一个普通人?”

声音阴森而低沉,光这声音便让人不寒而栗,而随着黑袍说话,整个木屋附近的温度骤降,顷刻间三伏盛夏也变成了寒冬腊月。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沈行知,在武宁侯府排行第五,现在阁下应该知道我的人头为什么这么值钱了吧?”木屋的门口出现另一道身影,那是一个年约十文,很快他又换了一种方法沟通。

果然换了一种思路后,意识中出现了一段奇怪的信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