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〇五章 镇子上的一件事(1 / 2)

天生为王 陆原居 5670 字 6天前

少女矩矩温软的倒在陆原的怀里,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着,她脸上的泪痕依然未干,但是她的身体已经不再颤抖。

这一趟陆原满虽然抱着希望,但是依然没有寻找到自己的身份。

一个人,如果不知道自己是谁,来自哪里,曾经认识什么样的人,这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。

一个人若是没有可以牵挂的人,在这个世界上,就永远像是浮萍,没有着落,永远也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
但是,现在,轻轻抚摸着矩矩柔软的长发,陆原觉得自己有了牵挂,有了责任。

一阵欢快的唢呐声,把两人惊醒。

不远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,百乐之王声响彻天,一片喜气洋洋的感觉。

“这是干嘛呢,矩矩,走,带你去看看热闹。”陆原说道。

陆原想带矩矩去看,他是想让矩矩看看开心的事情,让她的悲伤减淡一点。

“不,小蝶姐姐,不要去!”

谁料,矩矩显得十分恐慌,拉住陆原的手,拼命摇头。

“怎么了?听起来应该是欢乐的事情啊,走吧,没事,有我在呢。”陆原心里不由多了几分好奇。

“别去,别去,我姐姐就是因为这个,才离开家的……”矩矩说道。

陆原一愣,心里就更奇怪了,也更好奇那些唢呐鞭炮到底是干什么的了,更何况,听矩矩这么一说,这些东西还和圆圆有关,陆原当然更想弄清楚了。

“你在这里呆着别动,我去看看就回来。”说着,陆原站起了身。

“我和你一起去!”看到陆原站起来,小蝶也显得勇敢了一些。

很快,陆原就看清楚了,前面是一个队伍。

队伍穿的都很喜庆,吹吹打打的,队伍中间,还抬着一个轿子,轿子上都是红色的锦缎盖着,旁边还围看着不少镇上的老百姓。

陆原皱了皱眉头,这应该就是出嫁的吧,这种事应该很正常啊,怎么小蝶干嘛要害怕,而且怎么又说和圆圆离家有关呢?

“女儿啊,我的女儿啊……”

突然,一阵凄惨的哭声传来,随之,队伍突然就乱了起来,陆原就看到一个中年女人,踉踉跄跄的冲到了轿子边,脸上哭的都是眼泪。

“拿下,给我拿下这个刁民!”

人群里,一个衣着华丽,全身肥肉乱颤的男子,脸上阴云密布。

顿时,几个壮汉冲上来就把中年女人按在了地上。

“王员外,我求求你了,放过我女儿吧。”女人趴在地上,泪水和地上的尘土混杂在一起,让她看起来非常狼狈,眼泪顺着脸颊,都流到了她的嘴里,“可怜我的女儿,从小没了爸爸,跟着我吃了那么多的苦头,一天好的日子都没过过,还没长到十八岁,现在就要……”

“怎么了,你还想反悔啊,这是当初我们大家都约好的,你凭什么现在又哭又闹的,你在这里哭闹,就问乡亲们答应不答应!”王员外说着,环视周围的镇民,“你们说,放了她的女儿,行不行!”

“不行,当然不行!”

“凭什么啊,别跟她废话了,抬轿子走人吧,赶时间呢!”

“就是,上次就跑了一个了,这次可不能算了。”

“真是的,这什么人啊,不能为了一个人的私利,就坏了规矩了吧!”

“要是出了灾祸,她能承担后果吗!”

这些围观的镇民们七嘴八舌的说道。

“听到了没有,告诉你,再闹下去,你不是和我为难,是和整个镇子为难!”王员外冷冷的说完,不再理会地上的中年女人,“起轿!”

“你姐姐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,所以才离开的?”

此时此刻,陆原的心里也明白了十之八九。

矩点点头,“上个月就是轮到了姐姐了,奶奶托人跟青竹师父说了情,所以姐姐连夜就离开了,当时候我还是睡梦中,姐姐一定是不忍心叫醒我,都,都是我贪睡,姐姐临走的最后一面我都没看到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矩矩眼眶里又开始噙住了眼泪。

陆原的目光猛然收缩。

如果不是因为这王员外,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事,那个叫圆圆的女孩子就不需要匆忙离开自己的亲人,也更不会在山里遭遇那种不幸。

一切的悲剧的根源,都在眼前这轿子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