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代天下封神(1 / 2)

戴天澜一来到这个地方便觉着有些奇怪,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涌向自己,原本有些虚无缥缈,浑浑噩噩的魂体,居然在飞快地变硬,凝实。

不多时,他已经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了,和之前虚浮离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“老将军,请坐。”

云苏手一招,便取来了一个陶罐水壶,挥袖摆了一些茶具,提着空空的水水壶一倒,就倒出了汩汩的热水,正好泡了茶。

戴天澜伸出双手,微微颤抖,慢慢地碰到了茶碗,居然能将它端起来了。

“仙长,老夫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“活一生,死一世。你是新死之魂,受了这道场中的太阴之水影响,如今鬼体凝实,除了不再是活人,和一个活人的区别也不太大。”

云苏伸手一请,戴天澜便端起茶碗,小心喝了一口,果然茶入腹中和活着时并没有太大区别,反而对茶味感受更加明显了。

“老夫何德何能让仙长如此待我,细细想来真是无以为报。也不知这新鬼之体,是否能为先生做些事情,但有吩咐必尽全力。”

戴天澜长叹一声,这一生除了觉得愧对元灵帝对戴家的皇恩以外,还是第一次欠人如此的大的情,心中颇为不安,又无计可施。

“老将军,苏某之所以出手助你,一开始确实是因为那救命锦囊的原因。不过后来见到长寿宫种种,联想到老将军一腔热血却又报国无门,一心满怀大成百姓,却又束手无策,才将你请了回来。”

“唉,人有所长,也有所短,老夫只知道行军打仗,排兵布阵,却是孔武有余,智谋不足,才落得这个下场。”

云苏却是摇摇头,不说这一方仙魔大世界,就算是在古中国时期代,能征善战的将军也为数不少,但大多数下场凄惨,战场上面对数十万敌军也未曾畏惧过半分,一声令下便是所向披靡,令敌人肝胆俱裂。

结果呢,多少人不是被奸佞小人轻而易举害死,便是被君王猜忌,连诛九族。

有的人说,在官场生存上,武夫大体不如文臣。

其实,也不是所有的名将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他们之所以往往难以善终,却是因为这,往往决定最终胜负结果的不是你有理,或者你有功,而是看谁更狠,比谁更恶一些,谁更没有下限,谁更心狠手辣。

这,便是人们常说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。

“事已至此,老将军就不要再自责了。这天下之事有时候复杂得很,有时候却又幼稚的可怕。比如你心里想着大成,想着百姓,想着战场取胜,但别人或许想的很简单,就是如何杀了你,整倒你,在皇位面前,你们都是绊脚石罢了。”

戴天澜点点头。

云苏却是想起那一位被十几道金牌催命回朝,蒙冤被杀的岳武穆。

岳武穆傻吗?虽然人无完人,但显然大概率不可能是傻的,相反大概率是人中之龙,将中之杰。

如果去找十个宋朝以后的人,让他回到南宋去当皇帝,估计这十人中没有人会说自己要选择杀掉岳飞将军。

但是,那南宋丢了北方,丢了汴京,风雨飘摇之际,依然把人杀了,岳将军冤枉不冤枉,你气不气人?

你认为皇帝就一定是英明神武,但可能偏偏就是个智障。你认为你一心为公,忠君爱国,但偏偏可能有无数人暗中想要你死。

“将军若是想去阴司安享阴寿,在下可以相送一程。若是还想看看这锦绣山河,想要为这大成百姓做些事情,苏某也有一个法子。”

“请仙长赐教。”

人死了,心态也不一样了,戴天澜倒是起了兴趣。

下一刻,他只觉得眼前一花,便站在了清风小筑外,面前是两扇院门,贴着两幅图。普通人家的院门上,往往也就装上铜环铁扣,讲究些的以兽头装饰,这种布局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左边图上,是一位金甲神将。右边图上,是一条披甲猛兽,细看却是一条大狗。

这两张图,似有一股神秘,只是看了一眼,便觉得鬼目中隐隐刺痛,无法直视。

此时,一道神光闪过,那图上的金甲神将却是带着那条神犬,化为真人真兽,一起走了下来。

张一凡带着神犬走了下来,躬身道:“拜见先生。”

“老将军,这位张神君乃是我府上门神,负责看守此处道场。”

“老夫戴天澜,见过神君。”

张一凡也拱手回礼见过。

云苏开门见山,直接说道:“许久之前,贫道偶然起了一个念头,想敕封两位门神,让百姓们能够将其请回家中,贴于门上。

如此一来,无论贫穷富贵,上到王公大臣,下到贩夫走卒,只要请了门神,便能看家护宅,震慑邪祟,镇压风水,阻挡一些寻常的灾厄。

至不济,就算是不信鬼神者,也能贴上门神来装饰门楣,令家宅焕然一新。”

他这一说,戴天澜眼睛便亮了起来,不错,眼前的清风小筑,明明没有高墙大院,也不是什么富丽堂皇,就是平凡人家的宅院,但此时却显出种种不平凡。

“足下起祥云,离去多生几分仙气;院中无俗障,归来可生一点道心。说得好啊,和仙长的道场倒是极为搭配。”

左右贴着文字联,门上还有画风稍显浮夸,张神君头顶太阳星,那神犬背后也拱了一轮弯月,画上亦有祥云朵朵,瑞气千条,神犬凶猛,神君眼中却有降妖伏魔金光一般,随时会喷洒出来。

这两幅看着道意盎然的门神图,便将这清风小筑的气象变得和普通民宅不一样了。普通凡人若是见了,会觉得画风激昂,神人无敌。

但鬼魂见了,即便心中无愧,依然心生忌惮,屏气敛息。

戴天澜生前为天下人征战,死后却是没有了红尘烦恼,听了云苏的话后,越想越觉得动心,但又抹不开面子,直接开口说老夫想做那为万民看家护宅的门神。

他虽然对鬼神之说了解不多,但心中还是有数的,知道鬼和神不是一回事,自己生前为将,如今却不过是生魂一个,想要做这为天下人看家护院的门神,似乎有些异想天开了。

不过,他心中也隐隐猜到,这位仙长如此说,怕是有了主意,不由有些激动。

“实不相瞒,在初见老将军时,便觉着你合适人选之一,只是不知时到今日,老将军意下如何。”

云苏第一次心生感应,是在何不语出城送出锦囊时,隐隐有察觉到许多蛛丝马迹,所以在敕封张一凡时,专门留下了一个缺额,而是让小奶狗替代。

原本,他也可以等戴天澜死了,直接将其画成门神,然后想办法传播开去便是,不过他却从不想强人所难,即便是到了这一步,依然想问戴天澜自己的意思。

做鬼还是当神,自己选。

“老夫虽然不知这鬼魂之躯,愚笨品性是否够那门神资格,但一切愿听仙长安排。”

“好。”

云苏暗道,这门神一职,还真不需要你多么算无遗策,智计无双,反而像戴天澜这样心系百姓安危,愿意为黎民百姓去死的‘傻子’,最适合不过。

戴天澜这样的门神候选人,乃是生前为将者,本来就自带了几分威严,还有很多神武不凡一类的传闻,在民间原本就有很高的威望,可以说大成百姓人尽皆知,活着能与何濡明相提并论,死了更是令人唏嘘三分。既方便快速传播,也容易让人信任。

云苏朗声对张一凡说道:“如今这天下门神尚缺一位,便由你暂代。此事与看守道场并不冲突,你依然是我道场镇门神君。”

“领先生法旨。”